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八百零五章 团聚(1/2)

作者:光含翡翠容
( ) “除夕大吉!”“除夕大吉!”

“除夕大吉!”

今日又是晴雪,

不用家中准备过年事宜的男子们纷纷出门,倒也没什么非做不可的大事,只是喜欢在街上晃荡着,遇到熟人便三两举在一块儿,说笑着议论今年经历的行情。

今年的最后一天。

将眼前这两人当作是背景,

白锦儿从屋子里到屋子外搬出搬进,要不是打扫门前的积雪,就是擦拭窗棂门板,

那日刘饕来抬出来的桌榻也一直没收,不过幸好有高架的伞盖挡着,所以并没有落雪在上头,只是随便擦了擦积落的灰尘。

但白锦儿刚刚把店门口的积雪扫干净,

天上又飘起了雪花。

白锦儿一只手拎着笤帚,一只手叉腰,拧着嘴看着浅灰色的天。

一点一点的白色从天空中飘落,

到眼前的时候,一小团一小团的,像是被团紧了的棉絮,又像是碾碎了的细盐,

她忍不住伸出手去接,

那雪在与她肌肤接触一瞬间化开,没有留下水渍,只有从那一点扩散开来的冰凉,显示着曾经存在过。

“砰——”

忽然响起的鞭炮声吓了白锦儿一跳,

原来是一伙五六岁的男孩子聚堆一块儿,正放着快有他们小臂粗细的一个炮仗,点了引线炸开了之后,又欢欣地笑着跑开了,怕是又去寻摸别的地方去炸炮了。

少女吐了口气,

赏雪这么闲情逸致的事情,可不是现在做的,

铺子里的打扫工作还没完成呢。

瞥了一眼渐渐蒙上薄薄白砂糖似的地面,白锦儿将手中的扫帚倚着门放下,撸着袖子进了屋子。

......

“是哪府送来的礼品送来的什么东西,都要一字不漏地记录在册,便于年后咱们还礼,记住了吗。”

“记住了郎君。”

陶阳点点头,迈步往前走去。

“嗯?下雪了?”

他抬起头,正有一片雪花落在他的额间,凉沁沁的。

“下雪是好事呀郎君,瑞雪兆丰年。要是下了雪今夜守岁,就更有趣了呢。”

跟在陶阳身后的奴婢讨好地笑着说,她眼神不时地偷瞟着男人的背影,其中隐含的情意不言而喻。

陶阳却没有说话,

而是伸出手去接。

“瑞雪兆丰年,希望来年一切平安。”

他低声念叨。

“郎君!郎君!大郎君和娘子来了!”

有一仆从顺着小道跑来,他跑到陶阳的面前,气喘吁吁地对着陶阳说道:

“郎君,大郎君和娘子来了,大娘子叫你过去呢。”

“兄长来了?我知道了,这就过去。”

“哈哈哈哈我的好弟弟,你可算来了——”

陶阳才到前厅,就闻听一十分爽朗的笑声响起。一个身量比他高壮些,面容与他有五六分相似的男子朝他迎来,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。

“方才还听阿娘说你今年忙活的脚不沾地,只这几日休假才有了空闲,如何,可出去好好消遣消遣了?”

男子将陶阳松开,笑着拍了拍陶阳的肩膀说道。

陶阳脸上也绽开笑容,他没有立即回话,而是对着男子先行礼:

“兄长,”

随后又对着他身后站着的女子行礼,

“嫂嫂。”

莫灵珊微笑着点头回礼。

对兄嫂二人行完礼之后,陶阳这才看向陶隆,

“母亲的话兄长也相信,兄长又不是不知道,母亲是操心惯了的,只当我们还是同幼时一般轻松自在,母亲才算放心呢。”

“哈哈哈哈说的也是,不过三郎,还是要自己在意些身子才是。今年你初上任事务繁多也是应该,过后诸事熟悉了,能省心的就省心罢了,不要太过苛责自己明白吗。毕竟要是弄垮了身体,就是再有多大的雄心,可也是白费了。”

“兄长说的是。”

“依我看呀,小郎还是缺一个能操持家务的贤内助。”

莫灵珊笑着插了句嘴,

“虽说有母亲在,但毕竟小郎也到年纪了,家中还是缺一位大方得体的娘子操持。有了人照顾,父亲母亲云扬你们也能放心了。”

“哎哟,敏儿这话可真是说到我心上了。”

陶金氏说话音调顿时高了,一副来了精神的样子,

“我常说三郎应当成家了,可他根本不听我的,还说我正日白担心呢。正好敏儿,你是他的大嫂又与长安这些人家熟识,若有合适的,便说来我听一听,身家相貌倒是其次,最要紧的是人一定要好。”

说完,陶金氏还朝着陶阳翻了个白眼。

“我知道了母亲,我会替三郎留意的。”

“好好,好孩子,那就拜托你了。”


本章未完,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.........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