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一百一十九章 天命之子?(1/2)

作者:猫爵士
于成龙到了衡阳之后,立刻召集军中大将以及衡阳的主要官员议事。

说是议事,其实就是老于的一言堂,他来说,其他人听,这是老于的风格。

该商量该思考的早都想好了,议事也只是宣布一下而已。

这一点跟沈墨倒是一致,开会都不喜欢说废话浪费时间。

说了些约束部队不得扰民,又让衡阳当地官员们帮忙筹备粮草等事,于成龙很快就将话题转到了永州失陷上面。

永州失守的太快,快的有点诡异,别说于成龙了,就是衡阳自知府杨成泽以下都觉得很不可思议。

沈墨为首的这伙反贼是在是太古怪了。

于成龙依然一身戎装,右手边放着康熙赐给他的尚方宝剑,神情严肃冷峻,目光扫过众人开口道:“都说说吧,说说对沈墨这伙反贼的看法,还有接下来的仗有什么想法。随便说,不要有什么顾虑。”

老于破天荒的征询下面人的意见,也是因为他只有过剿灭小股盗贼的经验,对于沈墨这种巨寇的确没有什么经验,所以才会有此一问。

看着这位白发苍苍,神情冷峻的巡抚大人,又摆出一幅一言不合就要用尚方宝剑斩人的架势,下面的官员谁都不敢先开口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都低着头不说话。

原来的湖南巡抚龚永望在剿匪平叛这种事上一向都是保守派,下面的官员们知道了这一点也就顺着他的想法来说。

现在这位新任巡抚新官上任,外界传言这位不是个好相处的,所以都不想当出头鸟,生怕没说到这位新抚台大人的心上而被记到了小本本上。

于成龙对这些人的心思洞若观火,看得一清二楚。

官场的风气自来如此,遇到事情先不管最好的办法是什么,而是先揣摩上官的意思。上官释放出信号后,下面的人就顺着他的话来说。

朝廷也是一样,大臣们说话前都要先揣摩皇帝的意思,而不是直抒胸臆。

和平年代还好,若是遇到外敌入侵,国势飘摇之时更是如此。皇帝想打,下面的臣子就多是主战派。

皇帝想求和,那臣子们自然多是求和派。

所以历史上很多奸臣,并不是一开始就想当奸臣的,而是揣摩上意尝到了甜头以后就变本加厉的开始舔皇帝,不干正事,最后就沦为了彻头彻尾的奸臣。

官员们说白了就是一群依附皇帝存在的政治生物,趋利避害是他们的本能,媚上就成了一种为官的基本技能。

于成龙当了二十年官,各种官员见得多了,自然明白这些,干脆也不等了,冷哼一声,一指左手边第一个人道:“你来说!”

被点名的正是衡州知府杨成泽。

杨成泽被点到也不意外,毕竟他是知府,永州失守的消息还是他派人报给于成龙的。

这片刻功夫心中已经有了腹稿,闻言出列先行礼道:“抚帅,下官先行请罪。沈贼围城之前,永州知府刘光耀曾派人前来衡阳找下官求援。彼时,衡阳本就兵少,且境内尚有不少吴三桂的余孽乃至其他盗匪滋扰生事,所以当时实在没有多余兵力救援永州。这几天下官招募了数千乡勇,准备输往永州,谁知永州城却已经被反贼所破。下官这几日寝食难安,今日正好得见抚帅,故特向抚帅请罪。”

这就是杨成泽当官的的智慧了。

他知道朝廷日后肯定要追究永州失陷的责任的,永州知州刘光耀就算被反贼所杀,那其他相关的人肯定也要担责的。

最主要的就是刘光耀之前求援周边府县的主官们,尤其是他这个衡阳知府,那可是永州最近的一个府,而且兵力也比永州要多不少。

他不去救援永州也有他自己的考虑,一个如他刚才所言,衡州境内的确也不太平。

吴三桂虽然死了,但是衡阳作为他昔日称帝的地方,溃散的吴军士兵相当不少。有些被清军给剿灭了,有些被招降了,但是也有许多躲入了山中落草为寇。

除了这些人,还有一些百姓因为活不下去了而起来造反或者落草的。

总之,衡州府本身就乱糟糟的,又正值春耕时节,的确是没有多少兵力去支援永州的。

另外,还有一点私心,那就是他想借着永州城来看看沈墨这股反贼究竟有多强。

攻破几个县城也没什么了不起的,但是攻下永州这种大城的意义就不一样了。

永州城虽然没有衡阳城高大坚固,但是却也没有差距太大。若是反贼能轻易攻下永州城,那他这个衡阳知府就得担心反贼也来攻打衡阳城。

虽然杨成泽之前已经对沈墨的实力尽量高估,认为沈墨大概会在开始攻城三五日之内拿下永州城,可是却万万没想到永州城竟然在一个时辰之内就丢了,甚至永州知府刘光耀都没跑出来。

这可把杨成泽吓坏了,这几天一直在担心沈墨会乘胜前来攻打衡阳城。

虽然他自认为自己比起刘光耀来要强上不少,衡州的兵也比永州的兵要多,城墙也更高大坚固,但还是忍不住的担心。


本章未完,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.........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