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一卷 将军归来 第十一章 天下熙熙
    “在其职,谋……”

    “天下熙熙,皆为一个利,不过是各取所需……怎么,你不敢?”萧樯问。

    “我所需何利?”

    萧樯的脸在火光的映射下忽明忽暗,木一看不透此人,究竟是敌是友。

    萧樯意味深长的笑了笑,将手伸出檐外沾了些雨水,然后用食指在桌子上画着一副交错的人物关系图。

    “你们为除患,我为寻仇,既然有交集,何不共赢之?当然,你也可以自信道可以凭一己之力……但是我要同你合作,自然会证明,我值得,且非我不可。”

    这便是木一对于萧樯的初印象,有些偏执又极端,分明是个战场封魔的将军,那双眼睛里却有几分清澈的果敢。

    而如果说,万物的瞬息变换需要被记录和佐证,那么时间自然是最好的判官,记录那些至真至善,佐证那些明暗难缠,在后来行走刀尖的暗淡世俗里,人间她值得。

    且,非她不可。

    -

    洛宁城濒河道,多商船往来,现在虽还在丑时,但码头依然在忙碌着货运。

    “听说了吗?早几个时辰永宁坊走水,听闻闹了许多条人命!”

    “方才听说了!我还听闻是人为纵火,诶你还记得吗,那日永宁坊……就是现在走水的这家楼子!还有人刺杀过萧氏将府的大将军呢!你说……这……莫不是将府寻的仇?”

    “呸呸呸这可不敢乱说……不过,都说……”那小厮左右张望了一会,“都说这大将军嗜血成性、杀人如麻……那是那荣氏全族……不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们还磨磨唧唧什么呢!到底走不走!”船夫对着那两个搬货的伙计吼到。

    此时雨已停,萧樯的衣服已经在风中被吹干,她正在船上用手拨着水玩,方才那些话全溜进了她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船马上要开,萧樯只一人坐在船沿,用手拨散映在水里的灯盏,似乎在等着什么。

    直到船夫喊到第三声“开船喽”的时候,一个步履蹒跚的老妇才缓缓最上传来。老妇迈上船的那一刻,萧樯扶了她一把,她正准备道谢,借着悠悠的光眼看见来人后,吓得马上往后退去,可船已离岸,此时正战战兢兢的站在船的末沿。

    “老妪您可是要去哪?”

    萧樯不松手也不往回拽,人那老妇此时半只脚掌在沿外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位公子……老妇前去探亲……”老妇强压着颤抖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深更半夜乘船去探亲?也无妨,小生只是想向老妪讨教一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老妇感觉到萧樯手上送了些力道,连忙抓紧她的袖子,可此时其他在船上的人,从他们的角度看起来,无非是两个人在聊天而已。

    “公……公子且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何人指使,所为何事。”萧樯声音淡淡的,但是老妇还是心里已哆嗦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不懂?不懂也没关系,我可以教你懂……”萧樯大量了一下那双紧紧抓着自己袖子的手,虽不够细致纤直,但也算双美人手,“若要做皮,便做全套,舍不得些钱,倒叫人笑你痴傻。”

    老妇瞧萧樯依然说的这么露骨,干脆求饶:“将军,妈妈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啊……你饶了我吧……那纤纤……多半是烧死了,你要怨就怨她吧……”

    萧樯虽已对纤纤厌恶至极,但听见苏二娘最后这句话还是感觉眼睛有些酸。

    “不管那人是许你荣华富贵也好,健康长寿也好,此时你都该知道,谁才会留你一命去享受这些。你是个聪明人,而我又不喜欢兜圈子,趁我们现在还如此和气的在此说话,你不如认真些答……现在入了秋,水凉,鱼生长的肥美……”萧樯眼神瞟了瞟船下的江水。

    “将军,你要是寻仇,也同妈妈我无关呐……纤纤……还有那徐莺莺,是前些年自己投靠到我这来的!素日里,我们交集也甚少啊……只知……对!她有一个女儿!来之前便有!”

    “女儿?”

    “对!她有女儿!好像就住在城西的坞苏弄里……将军,您那这个去审她!她自然会说!”

    萧樯看苏二娘的眼神的多了一丝厌恶,之前只觉得她世俗又市侩还爱卖弄聪明,如今看来,这人是恶。

    “没有了?”萧樯紧紧的盯着苏二娘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当真只有这么多了……将军,我哪敢欺您呐!”

    “敢不敢你方可试试,方才我为你下了一注毒,三个月内无解则暴毙而死……当念在本将军想积些善德,待我寻到了我要的东西,便将解药托快骑捎于你,如果没有,便只怪你无福。”

    萧樯将苏二娘一把拎上船,那苏二娘已腿软跪倒在甲板上,萧樯用手勾起她的脸,笑着道:“想到什么,给我写信。”

    说罢便跃到了另一条返回码头的船上。

    “为何放?”木一靠在码头的柱子上问她。

    萧樯没有答,她就坐在码头旁的木栈上,看着来来往往的船只,木一依然靠在那里,眯着眼,直到天明。

    天渐蒙蒙,萧樯站起来活动活动了筋骨,见木一靠在那眯着眼,心里纳闷这人怎的站着都能睡觉,也不知道她是找了什么魔,竟走过去想用手戳他的脸。

    “咝——”萧樯的手被木一这么一抓有些吃痛。

    木一没有说话,只是恶狠狠的盯着她,满脸似乎写着:小王八羔子你想干哈呢?

    “痛死了。”萧樯抽回手,也同样恶狠狠的瞪回去,仿佛不是她自己先搞得事一样,“走,爷带你吃好吃的去。”

    铺上,萧樯点了碗大份的海味馄饨,两根油条和一小碗豆花,吃的眉飞色舞。

    木一从未见过如此吃相,活像饿死鬼转世,分明是几样子朴素的吃食,被她吃成满汉全席一般,木一忍不住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你叹什么气?”萧樯正往嘴里塞着油条,腮帮子鼓得大大的。

    木一并不想回她,食不言、寝不语,君子之行。

    萧樯“哼”了一声:“不懂热爱食物怎么热爱生活呢?人呐,就是要把每一餐都当做这辈子最后一餐,才能少些遗憾不是?”

    吃完后,见木一依然跟着萧樯,没有要走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你不上早朝?”萧樯不悦的问。

    “不上。”

    “诶!你好歹是个吃着朝廷饭的官诶,这么难能偷懒不去早朝呢!”萧樯打发到。

    “将军不是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萧樯看出来了,木一这意思就是断定她有其他动作,要顺着她这个藤去摸个瓜了,萧樯虽不愿,但是感觉木一非要去她也拦不住,倒不如借此展示一下她合作的诚意。

    坞苏弄离繁闹的永宁坊不远,在洛宁城城东,但此处地界相对于偏远,地租便宜,多住这些清贫的匠人。

    又正逢秋,巷弄里堆放着许多物什,此处的匠人们大概都是挣钱去了,这些子纸灯、玉兔和月灯就放在弄中,只有些孩子在此嬉戏,也算是“看守”。

    在北祁,最繁盛的节日有三,一是春节,而是元宵,三则是这中秋的追月会。而萧樯看着这些东西,并未感到一丝节日的欢庆,而是沉着脸,让人琢磨不出情绪。

    她的母亲萧虞夫人,便是六年前的中秋逝世的。

    正走着,便看见几个小孩将一个五六岁模样的小姑娘一把推在地上,小姑娘倒也没哭,昂着脸站起,然后又被一把推在地上。

    萧樯和木一停下,本以为是孩子之间闹着玩,直到小姑娘被推了好几次,萧樯才上前去将女孩扶起来,帮她拍拍身上的灰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!敢来动爷爷的女人!”一个看着同样五六岁的小胖墩,手环在胸前,对着萧樯一副很拽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你的女人?小弟弟,那你可要知道,女人可不是用来欺负的哦!”

    “她可是个娼妓的私女!我爹说了,这些人就是猪狗羊!”

    萧樯抬眸看了一眼面前的这个女孩,脸圆圆的,模样生的精致可爱,此时正嘟囔着嘴一脸怒意的瞪着那个小胖墩,小拳握的紧紧的。

    倒真还有几分徐莺莺的模样在。

    真是得来不费工夫。萧樯心里冷笑。

    “都是生灵,人本身也跟猪狗羊没有区别,你我他又有何区别……对了,我放方才见几个小孩在那偷月灯,是你家的灯吗?”萧樯的语气里听不出什么情绪,只是那双眼睛里有一丝冰冷,那胖小孩明显顿了顿,惊呼一声,然后带着一票孩子跑了。

    那些欺负人的孩子跑远了,小女孩还是狠狠的在盯着他们的背影。

    “时常被欺负?”萧樯漫不经心的问。

    小女孩没有说话,刚刚握的紧紧的拳头此时松了许多,但是眼神里全是警惕。

    萧樯很少,不,或者说从未,她从未在任何一个孩子的眼睛里看到过这种警惕,那双眼眸里装着成熟,更像是,一双狼的眼睛。

    木一什么话都没说,但是他料想到了这个女孩定是和徐莺莺又什么关系,他期待着萧樯后续的动作。

    据他所知,萧樯在复祁一役中,鞭中夺命数万人,是个实实在在的杀人如麻的阎王了,当家族情仇加之在一个小女孩身上时,萧樯会如何做呢?木一倒很是有兴趣知道她的下一步,尽管他不会让萧樯伤到这女孩的一分一毫,但是人心,总是要靠试探才知道的。

    “假若自己没有错,挨了打就打回来,光握着拳有什么用?握着拳别人就能体谅你的让步吗?”萧樯冷笑。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