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一卷 将军归来 第二十五章 误入冷宫
    ( )        萧樯用了用力,可此时她正被抵在墙上。

    又是他……怎么哪都有他!

    萧樯心里一惊,完了完了,暴露了怎么解释。

    井边还有人声,萧樯无法还手,若是引得人来,待会推人下井的罪名恐怕难逃了。

    木一在昏暗之中仔细辨认,巴不得把她脸上的每一处都仔细看清。突然瞳孔一振,退了一步,踩上了一块枯竹。

    “何人!”

    一个公公呼到。

    木一正准备拔剑,刚才他跟着这女子过来,目睹了坠井,也看见了宫人杀人,自然知道眼前的女子并不是凶手。

    可萧樯却心里一惊,猛的把木一推了一把,直直把木一压在了身下。

    “嘘。”

    萧樯用手捂住了木一的嘴巴。

    冰冷的玉指附上嘴唇,木一一滞,不敢呼吸。

    那公公拿着宫灯正往这边靠着,萧樯紧紧皱眉,身子又往下压了压。

    “公公,青儿已死,我们赶紧办完事回去吧,恐迟了娘娘怪罪。”

    一个宫女拦下了那公公。

    公公谨慎的往四周瞅了一眼,才退了回去。

    直到脚步声走远,萧樯才松了口气,一转回头慌乱收了眼,将手从他柔软的唇上挪开。

    “你是何人。”

    木一紧盯着她。

    他方才在宫宴上就注意到了这个女子,身姿佼佼,眼睛里全是机警,跟着她直到此处,发现这人实在诡异。

    他不是没有怀疑这女人跟萧樯的关系,因为这眉眼生的实在太像了,莫非……真如坊间所传,萧樯真的有一个双生的妹妹?可这无从考证。

    亦或者,萧樯女扮男装入宫了?

    可看着,的确是女子无异……

    何人?

    萧樯愣了一秒,如此说来,木一并未发现她就是萧樯……

    那……

    “大人……您这是何意……”萧樯软糯着声音道。

    木一嘴角一抽,收回思绪,猛然推开压在上面的女子,嫌弃的拍拍身子。

    萧樯长舒一口气,可下一秒,长剑就抵在了她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“大人……我……我只是随着夫人入宫,误入此处,大人,可以劳烦您带我回去吗?”萧樯强装淡定的用手指推了推剑锋,站起来拍了拍衣服,满脸乐呵。

    “何人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我……”萧樯咬了咬嘴唇,学着纤纤的作态道,“公子,我是萧家将府的丫鬟,唤作……唤作萧萧。”

    “萧萧?”木一依然举着剑,看着眼前这女子的眼睛,便想起昨日萧樯那双血红的眼睛。

    这双眼睛似乎许多年前也看过,可能是太过透彻,让人忍不住去窥探其中的秘密。

    “是呀大人,大人!您这么一直举着剑,人家有些害怕!大人……您能带我回去吗……”

    萧樯强忍着笑,故作娇羞,可手却已经在袖中勾着手指。

    三。

    二。

    一。

    萧樯打了一个响指。

    木一突然觉得脑袋有些昏沉。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萧樯窃喜。方才她推着木一倒下时,手掌上已经扶上了蒙汗药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呀,木大人居然有一天会输给了蒙汗药。”

    木一倒下后,萧樯小心翼翼把把他挪到竹林后,藏的好好的,正准备走,看见他怀里好像有东西,手正伸过去,却突然被木一握住,吓得萧樯往后一倾。

    半饷,木一还是躺着没动,萧樯才换了另一只手,抽出那东西。

    军……军事机密?

    萧樯一把甩开被木一握住的手。

    我把你当兄弟,你居然偷我的军事机密?

    萧樯骂骂咧咧的离开那个地方,可现在四处的灯火都在往这赶来,萧樯望了望,旁边似乎也是一座宫殿。

    她翻上墙头探了探,并无灯火,而顺着望去,远处闪着一道璀璨的银河,再一定睛,那银河之中似乎有一颗树。

    莫非就是阿霜说的那棵凤凰神树?

    那就好办了,找到了中心方位,就可以依着阿霜绘的那张地图行动了。

    正想着,听到一阵脚步声,萧樯连忙翻了下去,落入那宫中。

    这座宫殿正在那口井的旁边,站在墙边,外面的动静听的清清楚楚,外面的人越聚越多,宫中发生这等命案,所有入宫参加宫宴的人都被拘在了原地。现在赶来的,主要是一些宫人和娘娘们。

    外边灯火通明,萧樯也不方便探看,可是她方才打晕了木一,万一木一被人发现了指认她,那她可就真真儿解释不清了。

    想到着,萧樯有些后悔,不知该进该退,只得附着耳朵听着。

    “太嫔娘娘。”

    众人请安。

    憷太嫔还未发话,便听见一个尖锐的哭腔。

    “太嫔娘娘,您一定要为令嫔姐姐做主啊……”

    听声音,像是方才席间跟在令嫔身后的那个云贵人。萧樯看到井中的那张惨白的脸时,心里也一惊,虽说在话本里也听到过许多宫廷暗斗,但是也没想到第一次来便碰上这种事。

    “云贵人如此,可是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这声音,沉稳,有力,实在不像是个老妇人的声音啊……但是听着外面的情况,说话的人按理来说就是憷太嫔,刚才席上,萧樯为了不被顾北玚发现,便未抬头看憷太嫔,不曾想,憷太嫔的声音听起来如此年轻。

    不过想想也是,皇帝的后宫,佳丽三千,这可怜的太嫔年纪轻轻却成了遗孀,不过……却不乏有些八卦的意味在呀。

    萧樯突然为这个想法捂嘴笑了笑,便沿着墙,往前走了几步。

    “回太嫔娘娘,方才……令嫔姐姐在席间神采奕奕,怎可能会自己去殒命井中呢……”云贵人啜泣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,有人陷害?”憷太嫔淡淡问。

    “陷害……陷害!”云贵人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,声音一惊,像是在寻着什么,“秦昭仪呢!秦昭仪怎么不在!”

    正问着,又响起一处声音:“参见太嫔娘娘,惜兰方才正在沐浴,听闻此事,还是来迟了,望您责罚。”

    “秦惜兰!是不是你!是不是你恼怒方才令嫔姐姐拔你的的凤头钗才蓄意谋杀!你真是歹毒!自是姐妹,姐姐不过是想提醒昭仪娘娘勿要骄奢,谁曾想,你竟恶毒到如此境地……”云贵人激动道。

    果然,后宫就是这般麻烦,一群女人的尔虞我诈,最是可怕。

    萧樯又往前挪了几步,却突然感觉自己被踩了一脚,四目相对,那人差点叫了出来,却又马上捂上了自己的嘴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!”

    两人几乎异口同声。

    萧樯打量着眼前这个小姑娘,十四五岁的模样,个子不算高,穿的也是一身丫鬟服。

    “你不认识我?”那小姑娘小声问。

    萧樯也昂了昂脖子,问:“你不认识我?你说,你偷偷潜入这宫中有什么目的!”

    那女孩竟然真的一惊,捂着脸问:“你……你是娘娘的宫人?”

    萧樯“嗯”了一声,仿佛她真的是一样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继续听……我,你就当没见过我,你千万不要跟母妃说见过我!”女孩从手腕上取下一个镯子讨好道,正准备走,又被萧樯一把拎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现在外面这么多人,你怎么走?你走出去瞒得了?说,你到底是什么人,来着宫中什么目的,若是不说,我便带你去见憷太嫔。”

    萧樯装腔作势道。这个女孩递过来的手镯看起来价值不菲,再加上方才这个女孩说“母妃”,莫非,她是大祁的公主,是顾北玚的女儿吗……

    顾北玚,居然已经,有女儿了吗……

    萧樯拽过她,借着月光仔细端看她的脸,小小的,眼睛灵动的扑闪着,鼻子精致微翘,更显出一份俏皮,嘴巴透着一丝晶莹,实在是一个玉琢出来的可人儿。

    “你别告诉母妃!是我……”小姑娘把两只丫鬟发髻散落,“是我,我是乐儿。我……我只是来此处捡东西,结果我好不容易翻进来,便出不去了……好姐姐,你就帮帮我吧,好不好?我出去之后……出去之后一定跟北玚哥哥说,叫他把你调到其他宫里去,不在这冷宫之中……”

    母妃?北玚哥哥?冷宫?

    那这位……应该是憷太嫔的女儿,顾北玚的妹妹,当朝的长公主?

    萧樯倒是听秦子骄说过,宫中有个长公主小殿下,成日里上房揭瓦,跋扈的不行,实在叫人讨厌。

    但是萧樯瞧着她的模样,却觉得十分喜人,见她一脸担忧和真诚,点了点头,拽着她的手却没松。

    此时外面的动静更大了。

    “云贵人,方才我已经说过了,退了席我便回了宫中,宫人们都可以作证,云贵人莫要血口喷人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明显云贵人的声势弱了些,可不一会她又道:“姐姐虽有宫人作证,只能证明不是你亲手杀死了令嫔,那姐姐又如何证明,不是你派人迫害了令嫔呢?”

    “那云贵人可有证人证明是本主迫害了令嫔呢?云贵人,此事太嫔娘娘自有定夺,云贵人何必又在此处血口喷人呢?莫不是你想害死了令嫔又拉下我做垫背,自己平步青云?”

    “你!”云贵人被噎的说不出话来,“太嫔娘娘,您一定要做主啊,令嫔不能枉死啊太嫔娘娘!”

    “肯定是秦惜兰搞的鬼!”小殿下气不打一出来。本来就知道自己的皇帝哥哥讨厌秦相,所以自己也对秦惜兰讨厌的很,今日听了这一番说辞,心中更是对秦惜兰添上了几分讨厌。遇到这么大的事,秦惜兰的语气里听不出一丝惊慌,肯定就是秦惜兰蓄意报复啊!小殿下想罢便想往前冲。

    “别闹。”萧樯一把拽住她,轻呵,“没那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是!”小殿下嘟囔着嘴。

    “来人。”憷太嫔的声音又响起了,她的声音实在沉静如水,夹在众人的声音里,格外的特别。萧樯不知道,憷太嫔只侧身望了望这座漆黑的冷宫。

    “太嫔娘娘,方才在草灌里寻到一具尸体,经辨认,真是令嫔身边的宫女青儿,已经服毒自杀了……恐是杀人后畏罪自杀。”宫人缓缓道。

    “哦?”憷太嫔挑眉,余光瞥了一眼秦惜兰,“便好好查下去吧……”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