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一卷 将军归来 第三十二章 黑衣无常
    ( )        萧樯只感觉眼皮外闪过一道白光,刺得她眼睛更是闭的紧紧的。

    “本将军倒要看看,我是上了天堂还是下了地狱!”

    萧樯小声念叨,然后猛然一睁眼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黑灯瞎火……

    野兽咆哮……

    靠!怎么还是这里?

    萧樯正要发作,却又突然想起来:哦哦哦!知道了!肯定是黑白无常还没来拉她走呢!

    她叹了一口气, 只见眼前有个人在跟那头蠢熊打架,心里也比较惬意。

    嗯,不错,这招式好……

    没想到啊,死了还能当个看客。

    她就这样躺在地上,一只手撑着头,饶有兴致的等着黑白无常来收她。

    咦,那个莫非就是黑无常?

    等等不对!

    她再定眼一看,这挥着长剑的黑衣人可不就是木大人吗!

    果然!木大人来给她报仇了!

    “木大人,加油!木大人,加油!你打他呜呜呜……就是这个死狗熊,你要给我报仇啊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萧樯突然从激情澎湃到喉头哽咽。她实在不甘心啊,就算她死了,木一必须得替她报仇!

    可她没注意到,木一听见她的这句“呜呜呜”,握着剑的手一滞。

    她正看着热闹,只见那蠢熊被木一一剑挥去断了一臂,往后的一个踉跄……

    她正想笑,但是……

    怎么直接踩到了她的的腿上!

    怎么这么痛!!!

    “啊……好痛!”萧樯大喊,左脚往熊屁股上一踹……

    咦……怎么……有感觉?

    十六这才瞥见萧樯,可是此时他所面对的那只虎兽也十分迅猛,正焦急着,看到木一的剑光,他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萧二!”

    嗯?!萧樯震惊。

    还没等萧樯反应过来,木一一只手揽过了萧樯的腰将她扶起来,另一只手持着剑,眼神冷肃。

    “杀否?”

    他问。

    啊?什么?

    萧樯疑惑,她没死吗?

    木一转头对上她呆滞的眼睛:“嗯?”

    萧樯迷茫的指了指自己,口语道:“问我?”

    木一无语,叹了口气,上下打量了呆滞的萧樯一眼。

    吓得萧樯猛的点头。

    于是剑光一闪,直中那头熊的脑门。

    巨熊猛然倒下,凶禽们眼睛里更是凶狠。

    大福想起方才萧樯的命令:“凶禽伤人,乱箭射死”。

    大福对着十六道:“六儿爷,我们快进屋!兄弟们,快进屋!”

    见十六点头后,大福对着火光喊了句“放箭!”

    只见二福带着将士们团团围住西营。

    木一揽着萧樯跃至屋顶,这才发现手上全是萧樯背上流出的鲜血。

    此时萧樯浑身冰冷,额头上全是冷汗,样子憔悴,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,居然有些叫人心生怜悯。

    木一想到方才她喊出的那句话,叹了一口气,将她轻轻放下。

    安慰似的道:“无事,我来了。”

    此时西营万箭齐发,箭头还冒着火光,焰火如雨,溅起地上的鲜血,一时间营中一片嚎叫声。

    萧樯对上木一那双深邃的眼睛,心里突然涌起一阵委屈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怎么来了。”

    她脸色惨白,但还是给木一挤出了一个笑容,看见有血溅在了木一清冷的脸上,下意识伸出手想帮他擦去。

    “奉命。”

    木一愣了愣,别过头躲开,萧樯的手僵在了空气里。

    早些时候他还在昭察府,卫公公急急忙忙跑来找他,说自己把皇帝给搞丢了,他瞪了卫礼一眼,便过来寻了。到营帐时,正看见顾北玚横抱着萧樯,自己便默不作声的站在帐外。方才正带顾北玚离开,看见西营这边的火光,眉头一皱,便急忙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明明是想救她,可此时心里却有一股莫名其妙的不爽,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。

    萧樯看出了木一似乎不太想搭理她,以为木一还在因为那日她对他的质问而生气,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其实她一直想跟他说声“抱歉”和“谢谢”,却觉得难以开口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皇上派你来的啊……那……他没事吧?”

    萧樯望着木一手臂上手背上那一道红痕,想了半天才挤出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木一冷漠的看着营中空地上凶禽的尸体:

    “无事。”

    “奥……”

    萧樯点了点头,又吃力的从腰间的瓶瓶罐罐里找出一个黄瓶,里面是些金创药。

    “给你。”

    木一疑惑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你的手……救命之恩,快拿着,爷要痛死了。”

    木一的睫毛扫过眼下那颗泪痣,抬眸看她。

    萧樯把东西塞过去后,也别着头不再看他,直到看见一大团火光冲进西营,她才昏了过去,头落在木一的肩上。

    大福二福将十六扶出来时,他的头也还有些昏沉。

    十六只记得他本来是同将士们一起送百姓们回到营中,突然自己腿毒复发、疼痛无比,便找了个借口叫将士们不必等他,他一人躲进了马棚,准备放出毒血。

    可进入马棚突然发现,这里有一股难闻的腥味。而再一回头,便看见黑暗处藏着两双发亮的眼睛……

    这分明就是狼的眼睛!

    待他拖着病腿斩杀了两头狼冲出马棚,就是方才西营里的这般景象了。

    “谢了。”

    十六焦急的接过昏过去的萧樯,只见她背上被抓了深深的三道痕,右腿也在流血,再一探,她的右腿竟然已经断了经脉!

    “萧二!”

    “统领……方才我等赶到时,将军正与一条巨蟒纠缠,将军为了脱身便自断了腿上的经脉,就是这条巨蟒,将军有令杀不得。”大福回想起方才,有些懊恼,若是自己能早一点赶来,是不是将军就不必遭这样的罪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十六看着二福抬来的蛇笼。

    “萤魉?”

    木一闻声也看向了蛇笼里那条蜷曲着吐着蛇信子的巨蟒。

    萤魉,他知道。

    ——那时他还在迟骁卫。

    有一回,所有的人都被丢进了西边的旱漠之中训练,可那段时间他正发着高烧,途中昏倒滚进了一片绚烂的花地里,第二天他发现自己全身上下开始糜烂。

    听一位同伴说西域沙漠里有一种圣物叫萤魉,这种东西的血可以解他身上的毒,但是得是活血,萤魉死后,它就血就没用了。那时候他自己都没那么在意,谁知道,第三日,丙满心欢喜的带来一个蛇笼。

    “一,你看,我当真把萤魉给抓来了!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我……谢谢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呀谢什么,还是不是兄弟!我刚好起夜,刚好这蛇就爬到了我脚边,吓得我赶紧把它打晕了,结果发现是萤魉,正好能给你解毒……你说巧不巧?肯定是我这块玉佛显了灵!”

    说罢,两个少年相视扑哧一笑,清冽如炙夏奔走千里拂人面的凉风。

    木一总嘲笑丙,因为丙十分怕蛇。

    每次取血,丙都是手飞快的探进去、然后又飞快的拿出来。而且那萤魉的绿血实在难闻,好几次丙都差点吐了,逗得木一哈哈大笑。但最后丙还是笑着替木一上完了药。

    多年后,木一抱着那具已经冰冷的尸体时,才发现丙的秘密。

    丙的背上有一块深深的烙痕。而在迟骁卫,只有犯了逃跑被抓才会被处以烙刑……

    可丙始终和他形影不离,何时有过逃跑?

    直到他看到丙手臂。

    丙手臂上那一个个被蛇牙咬穿的伤痕,是关于这个故事的痕迹。

    为了寻到这条萤魉,丙逃了迟骁卫的岗哨,夜里在荒漠之中以自己的血为引子去寻萤魉……而等丙带来萤魉,其实并不是次日,而是他整整昏睡了一周后,那时丙的外伤已好,所以他从未发现罢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木一抬眼看了看脸色惨白的萧樯。

    想到那日在鬼市看到十六腿上的毒,萧樯此番,也是为了十六的腿毒吧?

    为何看见萧樯,他心里总是涌起对丙的亏欠?

    十六的手攥成了拳,他的牙齿在颤抖,心何尝又不在颤抖。

    他这一生啊,最大的幸事,是遇见了捡他回家的萧老将军,是尝过萧虞夫人那碗银莲八宝粥,是和萧少爷打过架、拜过把子,是身旁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人始终在身边……

    “萧二,我带你去看大夫。”

    十六声音哑哑的,背起昏迷的萧樯就准备往外走,还未走三步,营外亮起了一阵火光。

    “谁都不许走!”

    众人闻声抬头看去。

    一个穿着绯红官袍的人领着一袭将士将西营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“木大人。”

    来者看见木一还是行了个礼,然后瞥了一眼昏迷的萧樯,脸上写满了傲慢:

    “兵部尚书李大人有令,立即捉拿萧樯、萧十六押入兵部内牢!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!”十六怒言,“凭什么抓我们!我们所犯何事!你是个什么人,堂堂二品的镇国大将军与兵部尚书同一品阶,凭什么你想抓就抓!”

    “所犯何事!呵……萧统领,本官且喊你统领,萧樯此时身居几品难道你不清楚吗?所犯何事你心里也不清楚吗!射杀秋闱之物,可是死罪。不仅要抓你们,还有今日参与射杀的所有人!萧家将?你也不想想,这大祁究竟是姓萧还是姓顾!还愣着干什么!带走!”

    那人威风凛凛。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十六咬牙,心里暗暗道:行得正坐得端,我怕你个狗官?正准备挥拳,转眼却看了一眼昏迷的萧樯,心头又一酸。

    萧樯受了重伤,之前还的罪了户部侍郎的儿子,今日之事本来就有蹊跷,莫不是户部那何大人勾结兵部等着在此将萧樯一军?

    若这本身就是阴谋,那他们官官相护、同力陷害,萧樯被押入兵部内牢会发生什么可想而知……

    而且,萧樯女儿身的秘密进了兵部内牢还会守得住吗?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