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篇外篇 行思录 篇外篇01 归朝录『萧樯』
    今天是北祁五年六月六日。

    天气如何?

    不好意思,睡了一天,没太注意。

    如今大军准备班师回朝了,十六打点的十分妥当,所以也没我啥事,我十分乐呵。

    别瞎想,真的不是我耍官威让他去做事!也不是我偷懒!真的不是我逼他的!是他自己说的,我倒时只负责——

    倜傥。

    我觉得他的这个主意甚好,我便收回了我对着他高高举起的巴掌。如此军中便没我什么事了,我自然成日与床为伴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

    今日有一事,实在让我憋屈。

    都怪大福二福那俩兄弟,不知从哪弄来两坛子尚好的陈年酿,嘚瑟的不行。

    哎,我馋呐!我会信他们解释的那些什么“李大娘感谢大福帮忙捉了鸡”、“二福帮刘小娘子赶走了流氓”诸如此类的鬼话吗?

    自然不会!

    于是我便以他们搜刮百姓衣食为由。

    给扣了。

    可惜啊……我馋,却喝不了。

    还得怪到大福二福这俩兄弟头上。

    就怪伏龙山一役我替那倒霉蛋二福挡了一箭,到现在伤口都还未愈合。

    好家伙,伤口一日不好,我便一日喝不了,只能放在床头,瞅着。

    美酒只能瞅着,我能不憋屈吗?

    哎!说到憋屈,我不得不好好说道说道。

    伏龙山一役。

    这真是我行军以来打过的最最最最最憋屈的一役!

    要怪,首先还得怪顾狐狸。

    他好歹也算个皇帝吧?怎么发个粮草,愣是喊了个莽汉?分明是要来南湖,却送去了兰阜……我都不知道这该怪说的人、还是该怪听的人……

    好家伙,没有粮草,让大军整整饿了半月,我能不憋屈吗?

    除了憋屈,我还难过。

    我难过!

    我的霏姬给那些饿死鬼炖了汤喝!

    忘了说,霏姬是我的马,我最最最宝贝的马啊。

    它还有一个名字叫萧白,其实吧……我更喜欢萧白这个名字……

    但至于霏姬这个名字嘛,是我出征那年在路上碰见个半瞎……不,半仙给它起的。

    他说,萧白唤作霏姬,祁军便会能打胜仗、作风优良。

    作为将军,为了我的队伍,牺牲我的小公马改了个奇奇怪怪的名,全当我的善良好了。

    说到那时断粮,我就憋屈!

    十六本打算硬撑,绝不泄露半点我们断粮的风声。

    可是我转念一想吧,画饼充饥总归不是个办法呀!倒不如望梅止个渴!

    于是我便支了口锅在前线煮起了草根吃……哎,想想我就憋屈!

    那些贼寇见我们断了粮,开心的跟攻占了北祁京都洛宁城似的,巴不得把“我有大鱼大肉”几个字写在自己的脸上,简直不要太刻意。

    我们家的兄弟也很捧场。

    别的不说,对吃的热情,呵,像我。

    我估摸着回京后肯定会有人问我,萧将军呐!断粮数日,您是如何带领一群饿死鬼打赢的这场仗的?

    我觉得,我可能只能说:

    哈——喇——子——

    很多人自然会觉得我在胡说八道,我憋屈!因为这都是真的。

    那小贼们又耗了我们三天,说要拿三天的粮食换我的项上人头。

    那飞书一到,将士们别提多高兴了!

    只有我一个垂着头坐在土堆旁边,心想着:

    哎,终究还是错付了。

    我给他们留下了一句豪言壮语后,就准备上路了。

    他们将我五花大绑交给贼寇时,还是佯装着跟我惜别了一下。

    其实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,我完全猜想的到他们抱着猪肉眉飞色舞神情。

    我难道不憋屈吗?我当然憋屈!

    其实伏龙山就在南湖侧,是个鸟不拉屎的地方。

    可你要问我这些敌寇为什么要在此处安营扎寨?

    呵,还不是因为打不过我?

    他们将我绑在那台子上三天,风吹日晒,把我的皮肤都整缺水了!

    说实话我有些后悔。

    我原以为我来,他们至少看在我是个将军,会赏些肉给我吃……

    结果呢?

    山珍都是他们的,我屁都没有。

    我当时感觉我快要死翘翘了。

    他们到底啥时候来救我啊?

    当时我们的计划是主力部队按敌寇的要求撤离,然后精兵三千按我留的标记上山来,一举攻破伏龙山。

    他们怎么还不来啊?

    可我究竟还是太单纯……

    哎!谁能想到呢?

    我的记号竟被他们说是鬼画符?认不出?活活将他们困在林中一日?

    他们说他们憋屈,呵!难道我就不憋屈吗?

    我才不信我的标记是鬼画符呢!

    不过好在我被绑在那山上第三天的时候,不知道哪个铁憨憨居然炖了只蝙蝠吃。

    我当时就奇了怪了,你说他没事为什么要跟蝙蝠过意不去呢?

    他是因为想飞?

    我实在是不理解。

    结果抢他汤喝的那些人居然全都发烧了。

    为什么?我咋知道!

    最搞笑的是,他们偏觉得是我下的药!

    我憋屈啊!我也解释了,可他们非要拿我祭天!

    天哪!祭天就祭天吧,你别冤枉我呀!我真的没有下毒啊!

    憋屈!

    好在……

    火烧到我脚边时,我的兄弟们终于来了。

    好吧我承认,这伏龙山易守难攻,上山最为不易,光靠我留的标记,他们……的确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不过好在我平时好助人为乐,所以南夷百姓齐心帮着兄弟们来救我了。

    不过,我还是憋屈。

    我把南夷异族当大祁百姓,他们却把我当……

    儿子?

    而且我总觉得大福二福这俩兄弟命中煞我。

    真的。

    最最最开始的那一支冷箭是大福先放的。

    我猜想……他……他应该是想爆敌首的头吧?

    他总不可能他想爆我的头吧?

    可他一箭划破了敌首的耳朵,直直的命中了……

    我的裆下一个拳头的位置!?

    完事他的确给我道歉了。

    好吧,我也只能说:“没事的大福我相信你……只是你的技术还得练练……”

    我总不可能告诉他……我差点晕厥了吧?

    哎,憋屈!

    当时敌寇见我使诈,气得不行,骂我是骗子。

    可是我只是说,我想在死之前看看他们全部人长什么样子,可没说是我死还是他们死啊,这怎么能怪我呢?我没骗人呀!

    你骂就骂吧。

    可是你没我狡猾,也得比我会打架吧?

    让我赢得太轻松,哎,搞得我写战报都跟吹牛皮似的了!

    但是那人真的下流!

    那都是些什么下三滥的招式?

    他没事瞎踹什么?踹我那儿有用吗?

    我又和他不一样!

    而且我早就告诉了那人……

    别玩我的鞭子,别玩我鞭子,别玩我鞭子!

    我都说了三遍,他偏不听,还想来抽我!

    结果鞭子还没甩过来就先抽到了自己的后脑勺!

    我真的看不下去,想着,好吧,爷给你示范了一下,结果一呼哧就给他扫到火里面去了。

    这个我认,我记仇。

    谁叫他刚刚想烧死我来着?还踹我的裆……

    但其实我也不是特别的无情,真的。

    比如那些缴械投降的贼寇我就从不虐待,他们也知道,所以那一仗伤亡损失很少,垮掉的都是些倒霉蛋。

    所以有人总骂我是“阎王”,我哪里阎王了?你说我不憋屈吗?

    我憋屈啊!

    后来十六问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他们必定会拿你祭天,好让我们跟着火光寻上来?”

    我只是回了他一个白眼。

    因为我虽然没下毒,但是……

    但是我劝了他们不要吃野生动物呀!

    哎!这人啊,都是这样!

    你天天告诉他,你别这样,别这样,别这样……

    他自动就过滤成了,你能这样,能这样,能这样……

    而且比你求他这样还管用!

    所以说,打仗,还是得靠谋略呀!

    后来还是有个王八蛋放了冷箭,我当时来不及推开二福了,便很是好心的帮他挡了挡。

    为什么挡?

    哎!其实除了我善良,还有另一个很重要的原因:

    他太胖了!待会要下山,抬着多累啊!

    我觉得若是当时有其他瘦子在他旁边,也宁愿替他挡一挡……实在不愿受那下山的罪啊……

    虽然有些痛,不过没事,我的伤全在左臂。

    所以最后还是让二福帮我支着弓,一箭射落了贼寇的幡旗。

    这仪式感,还是得有的。

    哎,结束了结束了。

    终于结束了!

    整整五年,一千八百余天,大小三百场仗……

    我带来了十万兄弟。

    可是,却有八万四千七百八十二个……

    我没能带回家。

    很多时候我都希望,替他们接下那一刀的人是我。

    不是因为别的,而是我经历过了一次死亡,我便不再惧怕死亡了。

    在那之后,我也没有了苦苦等我归家的父母。

    我不再是为了自己活着而活着。

    ——可他们与我不一样。

    他们为人子,为人父,为人夫,为人兄弟,为人心头所念……

    所以,

    我为他们憋屈。

    打仗时他们就常问我。

    你不怕吗?

    我笑着说不怕啊,我什么都不怕。

    但后来我发现,我其实还是会害怕。

    看到射向二福的箭、砍向了我兄弟的刀、以及那些连成片的鲜血……

    我怎么不怕?

    我害怕的发抖。

    但是我不能说。

    我是他们的将军啊,我是不能害怕的。

    我答应过他们,平平安安带他们回家。

    所以我不能害怕,我就是死,也要带他们回家。

    回家。

    马上就要回家了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回去后一切是否如初,也不知道我之后的日子会不会如我想象的那般惬意……

    但我得感谢他们,我的兄弟们。

    我是带着战死沙场的狠心来的。

    但此时,我却带着替他们去看看这个世间美好的念想而回去。

    所以,我早就下定决心了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,我都要更好的活下去。

    不管是为了我身前的阴灵,还是为了我身后的百姓。

    那晚,我摆了十万碗酒。

    敬将士们,也敬浮生万物。

    他们喝下的,有酒,也有泪。

    但我不能喝酒,也没有流泪。

    我只是把我的酒端给了我旁边这个,

    住在棺材里的人。

    你看,今天月色多美。

    马上,我们就要回家了。

    哥。

    萧二手书。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