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两百九十一章 闹鬼了
    “有毒?”梦瑶大惊,筷子上的耳丝又掉回到盘子里也没有察觉。她直愣愣的盯着满口流油的叶风说道:“你别开玩笑,有毒你还吃的这么香?”

    “我不吃,那些躲在幕后的家伙们愿意跳出来吗?”叶风脸色不善的白了梦瑶一眼,说道:“你最好穿上衣服,不然的话,大半夜里动起手来,怕是你要被那些人给看光光了。”

    梦瑶一阵愕然,她本来还想用自己的身体把叶风留住。可是从眼前的情况来看,今天晚上怕是没有她献身的机会了。皱着眉头看了看若无其事的叶风,梦瑶想,这些菜当真有毒吗?

    “天气预报说今天晚上有短时阵雨。”张自强摇晃着手里的红酒杯子,抬头看了看天上的一轮明月,对身后染着一头黄毛的小弟说道:“锤子,你说这雨能下的来吗?”

    “嘿嘿。”黄毛一脸贱笑的上前,腰弯的跟熟透的大虾一般,恭恭敬敬的对着坐在凉亭下面的张自强说道:“强哥,这雨下不下的来,我们说了不算;但是这梦家丫头的死活,却是强哥您说了算。只不过,老爷子那边?”

    “嗯?”张自强听到小弟提起了自己的老爸,脸色立即就寒了下来。双眼也眯成了一条缝儿,语气冰冷的说道:“不要在我面前提他。他为梦海涛舍生忘死几十年,换来了什么?人家不过是把他当做一个保镖而已!”

    张自强提起这个就气不打一处来,他举起手里的红酒杯子,一口气喝掉,然后把这只价值不菲的高脚杯子狠狠地摔在地板上,歇斯底里的怒吼道:“管家?说的好听一点儿是生活秘书;但说的难听点儿就是奴才,奴才!”

    小黄毛面露尴尬,但仗着自己的身手不错,又很受眼前这位大哥的器重,就壮着胆子说道:“老爷子,他~重感情,所以对身外之物就看得淡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哼哼~,重感情?”张自强的嘴角上翘,露出了一丝讥讽的笑容,说道:“这年头,哪还有什么感情?他是看淡了,可这手下的百十号兄弟呢?哪一个不想开豪车,住洋房?没有永远的朋友,只有永远的利益。”

    他一字一顿的感叹道:“古人有云:人为财死鸟为食亡。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,别说我们,就连那些幼儿园的小孩子都知道和有钱人做朋友。所以说,钱才是主宰这个世界的一切;钱,也将成为衡量一个人成功与否的标准。”

    小黄毛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,他自问没有上过几年学,对这些伤脑筋的大道理也不感兴趣。他的目标是做一把刀,一把能够帮眼前这个男人披荆斩棘的快刀。所以,他指哪打哪便好,用不着自己去琢磨方向与对错。

    见到小黄毛这次没有接自己的话,张自强便诧异的看了他一眼,然后摇头苦笑,道:“三丈红尘迷人心,众人皆醉我独醒。呵呵,庸才太多,哥很寂寞!”

    在小黄毛和几个彪形大汉的陪伴下,张自强大摇大摆的推开了客厅的玻璃门。他盯着梦海涛的黑白遗照,好几秒,才喃喃说道:“你也算可怜,老婆死得早,竟然连个儿子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他都怀疑梦海涛是不是个痿哥,白瞎了这万贯家财,居然连个情人也没有。挥手示意小弟们关紧门窗,甚至连窗帘也拉的严丝合缝。张自强这才走过去跪在遗像前的蒲团上磕了三个头,点上一炷香。

    他盯着照片里的这个男人,说道:“女生外向,你自己看看,就连你的亲生女儿都不来给你守孝,还得我这个做侄子的代替。不如,咱们就亲上加亲,您老人家把梦瑶妹子许配给我得了?”

    他说完,故意皱起眉头,把耳朵贴近梦海涛的遗像,装模作样的听了听,还满脸诧异的说道:“什么?您不同意?梦瑶妹子已经许给了李家的二公子?哎呦喂,我的好叔叔,您看看,您仔细看看,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张自强说着,从自己的西装口袋里掏出一张金黄色的卡片,上面赫然写着四个朱笔大字:退婚契约。

    没错,就是退婚契约,李家送来的。张自强把手里的卡片打开,然后在梦海涛的遗像前面晃了晃,这才一脸讥讽说道:“你自以为梦家和李家是门当户对?殊不知人家根本就看不起你梦海涛。”

    “不然的话,你前脚刚埋,人家怎么后脚就送来了这个?呵呵,好歹我张自强也是你梦海涛兄弟的亲生儿子,我爸救过你多少次?不下二十次吧?如今你死了,还是我给你送的葬,把梦瑶妹子嫁给我,不过分吧?”

    “你想得美!”一个沙哑而响亮的声音传来,然后那通往二楼的楼梯上便缓缓地走下来两个人,两个女人。一个是梦家的佣人张妈,另外一个,则是梦瑶的奶奶,梦海涛的亲生母亲。

    看到今晚的主角儿之一出场了,张自强的脸上就露出了一丝笑意,他站了起来,大大咧咧的走过去坐在客厅的真皮沙发上。只是伸出了一个剪刀手,后面的小弟便机灵的递过来一根雪茄,还殷勤的帮忙点了火儿。

    张自强深深地吸了一口,然后微闭双眸,把嘴里的烟雾慢慢地吐了出来,这才睁开眼睛,看着走到身边的老太太说道:“奶奶,您倒是说说,我哪里想得美了?”

    “你别叫我奶奶。你不配!”老太太气愤的说道:“张自强,我不想跟你说话,让张振东过来,我倒是想要问问他,我们梦家对他如何?我儿子对他如何?你们这么做,对得起海涛吗?对得起梦家吗?”

    张自强就装作一副为难的样子说道:“奶奶,你这就让我为难了。我爸他,为了救梦叔叔,那可是死里逃生。不信你可以问问警察,那些炸弹可都是货真价实的。”

    见到老太太被自己噎的哑口无言,张自强的心里就乐开了花,接着说道:“虽然我爸他侥幸捡了条小命,但是也身受重伤,现在还躺在医院的重症监护室里!要不?我亲自开车送您老人家过去看看?”

    “哼!没那个必要。张自强,我实话告诉你,我孙女有男朋友了,你以后少打她的主意。”老太太虽然个子不高,但是那说话的气势却力压群雄,让在场的每个人脸上都火辣辣的。

    受人之托,忠人之事。他们呢?却是拿着梦家的钱,为张家办事。

    实际上,除了张自强本人,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那个胆子去打梦瑶的主意。就连张自强也是被逼无奈,才把主意打到了梦瑶的身上。没办法,谁让她梦瑶是《天海集团》唯一的合法继承人呢?

    张自强没有说话,而是把目光转向了老太太身边的张妈身上。见到她对着自己微微点头,张自强的脸上才露出了释然的微笑。

    “锤子,去把梦瑶妹子和她的男朋友给请过来。梦叔叔中午才下葬,难道他们不应该跪着这里守孝吗?”

    “好的,强哥。”黄毛点头,然后带着两个黑衣大汉往楼上走去。他一边走,一边从腰间拔出来一个黑漆漆的东西。当老太太看清楚黄毛手里的漆黑物体是把手枪之后,便一下子瘫软在地毯上。

    “呜~”

    一阵风过,客厅里的大吊灯闪了两下,便漆黑一片。院子里树影摇晃,天空中更是划过一道闪电。

    “自强,你真的要我把梦瑶许配给你吗?”客厅里传来一个阴冷而空洞的声音,像是来自地狱深处,只听得人毛骨悚然,冷汗嗖嗖的往下流。

    谁?卧槽,闹鬼了吗?
为您推荐